当前位置:

八字:阿娇这种女生,不结婚其实也能过的很好

来源:命理2020-05-15 15:25作者:丙先生

  阿娇被曝离婚了,据友人透露,这次是阿娇主动提出离婚的。

  两人于2017年10月公开恋情,2018年12月结婚,婚姻仅仅只维持了14个月。

  三毛说:

  “婚姻如果不落到穿衣、吃饭、睡觉、数钱这些实实在在的生活中去,是不会长久的。真正的婚姻,就是可以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地打嗝、放屁、挖耳朵、流鼻涕;真正爱你的人,就是那个你可以不洗脸、不梳头、不化妆见到的那个人。”

  很显然,阿娇和赖弘国的感情,并没有达到世俗婚姻的标准。

  他们更多是凭着对婚姻的好奇、向往,以及我们是同一类人的心态而匆匆结了婚。

  匆忙结婚导致的后果也很明显,那就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慢慢磨灭了他们对婚姻的激情和向往。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离婚,其实我并不感冒。

  写这篇文章,只是单纯觉得她的婚姻观和感情观,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比如:不结婚,我其实也能过的很好。

  先从阿娇的八字开始说起。

  阿娇八字整体丑土金旺水重,前三柱不见火苗,寒气逼人。

  地支前三柱能看出来其食伤极旺,财次之,比劫居第三位,这三道是她命局的基本组成元素。

  虽然月令一柱为比劫,但食伤受生又透干,比食相连,一路泄身,基本是一个身弱的八字。


  总结下来有以下几个特点:

  1、食伤财皆旺。

  在感情里,食伤旺情绪敏感,爱跟着感觉走,容易被第一眼缘牵着进入恋爱

  同时财星居夫妻宫,占强位,同样是一个对于爱情中的仪式感有高要求的人。

  食伤财相结合,使得她在恋爱关系中,既追求“高光的灿烂”,也需要“长久的陪伴”。

  所以你会看到她总是说“想结婚,可惜没有人”,可当真的进入了一段稳定关系,她又有所迷惘。

  前者是”陪我看星星月亮”的细水长流,后者是”我还未说完,你已然懂我“的灵魂撞击。

  一个是财,一个是食伤,而这两种需求,她都想要。因此,才造成了她在感情追求上的摇摆不定。

  2、前三柱完全无印。

  她的前三柱全然不见印,又是比食相连,不爱自由,那是不可能的。

  比食旺,没印或者少印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特别不甘于“安定”。

  这也导致,在传统的观念中以“稳”为第一特征的婚姻,始终难和她的本性有太大关联。

  她曾在节目中说,她很相信一见钟情和第一眼缘,在澳洲的街头对一个唱歌的男生很有感觉,于是那一个月她每天上街头寻找,最后不仅找到了,两人在一起了。

  是不是特别像电视剧里的场景?但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生性浪漫爱自由,比起安定,那一刻的心动和灵魂撞击才是她最重要的。


  3、官星暗藏。

  亥水正财正官居夫妻宫正位,不过始终是官星暗藏不现。

  且月令丑土与日支亥水形成了“甲己”暗合,官星被同性所夺。虽非明面之像,但始终有些许“貌合神离”的意味。

  另外像这种食旺官弱的人,从性格上说,就比较叛逆爱自由,对于社会规则和标准,她们不会看的那么重,更多还是一个随心而走的状态。

  如果是明面有官杀,或者官杀力量强的女生,在经历了艳照门和一系列失败的感情,回归婚姻后。

  就算两人婚后有一些矛盾,她们也不至于像阿娇这般闪婚闪离,更多的是站在顾全大局的角度去解决两人问题,会考量随意离婚后的代价和成本。

  因此阿娇的这种性格,其实最适合找一个年纪比她大,各方面都比她强,还能包容她的人。

  而不是像阿赖弘国说的,两个是因为孤独才在一起。

  在采访节目中,阿娇说自己婚后连买个包都要看老公脸色,最后都不敢买了。

  她觉得结了婚,连买自己喜欢东西的自由都没有了,内心压抑可想而知。

  原本以为婚后男方会更包容她,没想到却是自己去适应和迁就动不动就闹情绪的男方,这明显违背了阿娇选择婚姻的初衷。

  俞飞鸿的婚姻观,这几年在网络上的言论一直深受年轻人的喜欢,因为她展现出的人生面是:舒适的活着。


  有些女生,不结婚也能过的很好的原因是:

  自我精神满足的情况下,还有经济能力去抵抗生活带来的变化,因此觉得生活中不需要再强行加入一个人,迁就对方。

  这类女生在八字上和阿娇会有不少共同点,比如缺官少印,比食都旺等等。

  想要步入婚姻,她们很需要一个比她们成熟,给她们安全感,让她们愿意安定的人。

  但很明显,赖弘国不是这样的人。

  婚姻是生命的一个部分,但的确不是生命全部。

  一个人不结婚有各种理直气壮的理由,一个人想结婚也有特别多三观正确的原因。

  所以无需去辩论和抨击某种好或者不好,因为人生是一个漫长的维度,拉长之后,就会发现不同结局适应于不同人,各有各的活法罢了。

  如果爱情真如三毛所说的那样,是要落入尘埃中面对现实里的柴米油盐。

  那有些人,也许这辈子只会做尘埃上孤独又自我的微光。

  但你能说她们这样不幸福吗?

  还真不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