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疫鬼”早已融入春节,“运气”其实是疾病预测学

来源:命理2020-02-25 19:01作者:雷门易

随着疫情患者增长趋势放缓,最近的新闻也是多现捷报,待到春雷炸响之日,阳光想必会更加明媚。

最近的新闻也有些让人伤怀的,有一批疫情一线人员,在黎明到来之前悄然离去。

令人欣慰的是,此次疫情中医护人员受到了广泛尊敬,回想起疫情爆发之初还不断爆出的恶性医闹甚至杀医事件,那些作恶之人,能摸着良心忏悔自己的恶行吗?

一线医护人员在前冲锋,让我想起了一个“斗疫鬼”的故事。

在东光县南乡,有个姓廖的人,筹钱募捐建造埋葬无主尸骨的义冢,村民得知之后就一起帮忙选坟地、造义冢,并且就这么坚持这么做三十多年了,埋葬了百多具无主尸身。

雍正初年,东光县遭遇瘟疫,四下乡里都受到影响。

而在疫情爆发前夕,廖某梦见有一百多个人来到自家门外,其中有一个上前说:“疫鬼将要来了,恳求您焚烧十多面纸旗、一百多把用银箔纸糊的木刀,我们将同疫鬼战斗,以报答全村人的恩惠。”

廖某本来就是一个好事的人,就按照梦中人的嘱托,与村民们制作了一百多纸旗、木刀,在义冢上焚烧。

几天之后,南乡四周的旷野中每夜传来嘈杂的呼叫和战斗的声音,直到清晨才停止。结果此村之人,果然没有一个染上瘟疫。

《阅微草堂笔记》

孤魂野鬼能为报恩和疫鬼战斗,而医护人员并不欠我们什么,甚至是施恩的一方,他们无怨无悔地奋斗在第一线,也希望疫情消灭之时,大家还能记得当下。

下面再说说疫鬼的事。

一、疫鬼与春节,其实早有联系

关于疫鬼之说,其实在古代非常流行,因为以前瘟疫远比现在要频繁,从公元前到清朝覆灭,有史料记载的两千多年,发生瘟疫的年份有将近700年,也就是说,平均三四年时间里就有一次瘟疫侵袭。

疫鬼图/图源网络

古人对于瘟疫的害怕远胜今日,关于疫鬼、瘟神的祭祀、祈祷活动,也是国家大事。

疫鬼的起源传说也很有意思,他们来头不小。

《论衡·订鬼篇》中说疫鬼最初起源是颛顼的三个儿子,三子因故早夭,死后化为疫鬼,一个住在江边,叫做虐鬼;一个住在河边,是魁舰鬼;一个躲在生人家,专吓小孩,叫做小儿鬼。

虽然叫法不同,但三者皆属于疫鬼,为了对付这三个疫鬼,诞生了许多防疫节日,腊八节最初就是为了防疫鬼,宫廷里在腊八当天有重大的驱鬼仪式——大傩驱鬼。

驱疫仪式前半部分是跳傩舞(彝族还有这种舞蹈,不过规模很小)。

舞完后,舞者会各拿一支火炬冲出宫殿,交给宫门外的骑手。

骑手以接力的形式将火炬传到洛水旁,最后将火丢入洛水,象征疫鬼被消灭。

除了宫廷傩戏驱鬼,民间为了对付疫鬼还会在腊月初七这天,在家中布置桃梗、神荼、郁垒。

桃梗是压胜物,用桃木刻制的木偶,驱邪辟凶,压胜驱鬼。桃梗就是桃符,后来演变成春联。

神荼、郁垒则是古代民间信奉的神仙,据说是一对兄弟,擅长抓鬼,其实就是门神的前身。

神荼、郁垒也有被刻在桃符上

春节诸多重要习俗的出现,都和疫鬼早有联系。

二、“避病虐”与“杀鬼方”

除了在节俗上对疫鬼的防治,在真正对付瘟疫时,也有五花八门的手段,尤其是道教术法与中医的结合,在瘟疫流行时起了重大作用。《千金方》(又称《备急千金要方》)上,载有多种治疗瘟疫的方法,甚至现在最常用的“隔离法”,“消毒法”,当时也普遍使用的。 1.道教隔离法

黄帝内经》中提到对于瘟疫要“避其毒气”,需要于深山中避疾,其实也就是现在的隔离法。

据说道教创始人张天师张道陵,也曾因为患疟疾而去“避病虐”——后来“于丘社中,得咒鬼书,遂解使鬼法,入鹤呜山,自称天师。”

看来张天师反倒是因祸得福了。

当时还有与隔离相配合的“法术”,尤其是道教众人,用法术禁断瘟疫传染,《道法会元》记载:“凡邻家有时灾,恐不知忌炁息传染者,须当择一日,奏申行移如意,书篆符命镇断……望病人家向浇画地界,用画河开五路九宫断法禁之,牒檄官将守卫,再以瘟符烧於灶中及池井水缸等处。”

虽然法术有用无用不知,但运用法术时真正做到了隔离病人,大大促进了瘟疫的控制。加上古代交通不便,人口流动远不像现在这么规模庞大且频繁,所以这些“禁断法术”有着不俗效果。

2.道教消毒法

消毒法亦是道教常用的,主要靠烧熏、佩挂和涂抹药物来进行消毒,药物多是雄黄等本草香物,本身就有灭菌作用。

《肘后备急方》中记载的一些辟瘟疫方, 如“太乙流金方”,“虎头杀鬼方”,都是在家苑中庭,每逢初一、十五在院内烧熏,既能消毒杀菌,又能驱除疫鬼。

还有佩戴香药,或者在身体额头、人中、耳门等处涂抹药物,也是古代常用的与方法,多用在行医郎中身上。

甚至在瘟疫时期,个人卫生也是必定讲究。道教注重药浴预防疫病,《千金方》也有记载:“凡时行疫疠,常以月望日, 细剉东引桃枝,煮汤浴之。”瘟疫横行时期,煮药汤沐浴防疫更为频繁。甚至还有小孩专用的“浴儿法”。

古代的防疫思想并不落后,只是受制于医疗卫生条件,效果有限。我们也要庆幸我们现在的科技水平和国家力量,能实现如此规模的“战疫”,不要因为一时的疫情就多生抱怨,要知道抗疫几千年,没有比当下做得更好的时候了。

关于防疫上,最近还有些关于“五运六气与瘟疫预测”的讨论,网上褒得多,贬得也多,至于这些争论本身我不做评价,但关于五运六气与预测学,倒可以聊一聊。

三、古代的天气预报——五运六气

运气”两字,现在已经是日常词汇了,凡事都有个运气好运气坏的说法,可大家知道,“运气”二字的起源是什么吗?

运气来源于古代的“运气学说”,运气学说最早出现在《黄帝内经·素问》,其核心内容,就是“五运六气”。

简言之,这就是一套中医预测体系,与天气预报有些类似,不同的是天气预报只是预报天气,而五运六气是在预测天气之后,根据天气变化来判断不同时节,容易出现哪些疾病,从而提醒人们做好预防。

黄帝内经认为:天地至大,人物至广,不外阴阳五行之理。五运,即五行也,金木水火土。六气,即三阴三阳也。即厥阴、少阴、太阴、少阳、阳明、太阳曰六气,气化的表现在人体上是风、热、湿、火、燥、寒。

十天干代表五运:

甲、己配为土运;

乙、庚配为金运;

丙、辛配为水运;

丁、壬配为木运;

戊、癸配为火运;

十二地支代表六气:

巳、亥配为厥阴风木;

子、午配为少阴君火;

寅、申配为少阳相火;

丑、未配为太阴湿土;

卯、酉配为阳明燥金;

辰、戌配为太阳寒水;

图源网络

推测时,以当年年干来推测五运,用年支来推测六气,继而来推演当年哪些疾病爆发的几率高,这点在命理的个人疾病预测上也经常运用,但到底准不准,还是因人而异。而上升到全国范围内的疾病预测,难度更大。

五运六气对大灾大疫的预测虽有限制,但不失其神奇之处,一棒子打死的言论,自然贻笑大方。

最近很多人已经复工

很多景点居然也人满为患

我和大家一样感到担忧

还有九天才到惊蛰

惊雷炸响尚需时日

为山九仞,最怕功亏一篑

该摒住时还得继续摒

如此紧要关头

望大家能继续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