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讨好型人格的八字特征,女命八字分析

来源:算命大全 2019-11-13 09:25 作者:丙先生

电影《少年的你》火了,这部电影一反传统青春片怀孕堕胎的套路,以校园霸凌为背景,向大众展示了一个令人痛心的故事。


有网友说,《少年的你》无情地撕开了校园霸凌的遮羞布,我深以为然。

第一次,有一部国产电影用一个近乎悲凉的故事来告诉我们:那些以霸凌别人为乐,毫无愧疚感的“孩子”,其实就是恶魔本身。

校园霸凌,是一个令所有人都值得深思的话题,电影播出后,我们一直想着写点什么给大家,可惜找不到特别好的角度,直到M女士主动找到了我们....

M女士是我们的老客户了,一共付过3次费。

第一次主要问的是自己适不适合结婚?

第二次是问自己适不适合要孩子?

第三次是说自己其实恐婚,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开口...

M女士的三次咨询中,问题大部分和感情有关,沟通时态度消极,且不愿和我们讲明前因后果。

不管我们怎么了解询问,最后都会以她不回复而草草收场。

电影《少年的你》上映后的某个深夜,我们突然收到了她在后台的留言。

内容讲述的是她看完这部电影的想法和小时候的经历,那时候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以前的她,不管是来咨询还是聊天,都带着重重的防御心和消极感....

PS:以下内容放出已经过用户同意,由于和用户沟通时间较长且内容零散,我们呈现故事时会以叙述的方式展出。

看不清可点开图片

正文:

我从小是父母老师眼中的乖孩子,做事认真从不顶嘴,老师布置的作业就算写到11点我也一定会完成。因为深得老师喜欢,小学起我就一直担任班里的班干部,主要是纪律委员。

也正是因为这个班干部,让我们成为了全班仇视的对象。

五年级时,班级的男生很闹腾,总是会课上迟到,还会传小纸条吃零食,出于同学间的关系,一般只要不过分,我都不会记下来给老师。

有一天课间,带头闹腾的男生气冲冲的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直接走到我的课桌前说:“你为什么要去老师那里打我的报告?你嘴怎么那么贱?”。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吓蒙了,一直解释说没有,但我越解释,男孩情绪越激动,最后他直接走到讲台前大声说:“你们可小心点吧,某些人打起报告来无声无息,别以后被告了都不知道!”。

这件事后,我在班里没有了朋友,所有人见我都会窃窃私语,经常课本上被乱画,抽屉里也塞满了零食袋。

由于女生发育比男生早,六年级的时候我已经长成大人眼里的小美女了,但在学校的情况却越来越差。

常常走在路上,就会有男生偷偷从背后拉一下我小背心的带子,或者解开小背心脖子后面的蝴蝶结,然后哈哈大笑。

每次我都很羞耻的涨红了脸,可越是这样,男生们越放肆,我不敢告诉老师,更不敢告诉我爸,只能默默忍受。

上了初中后,我原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但没想到曾经的同学有好几个和我分到一个班。

在一个陌生的群体里,人与人之间想快速建立起“友谊”,说别人的八卦,戳别人的痛处是最好的方式。

只用了三天,新班级的每一个同学都知道了我以前的“故事”。

初中是男女生的发育期,也是他们的叛逆期,到处都充斥着荷尔蒙的味道。如果说小学的经历叫“言语暴力”,那初中的经历就是“行为暴力”。

班上最浑的几个男孩,经常会在课后围在我身边,每天根据我颈部的带子猜我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还常常说着说着就扯开我背后的衣服,哈哈大笑说:“我就知道是这个颜色,你们刚谁猜输了来着?”。

开学没多久我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月经,体育课的时候跑着跑着就染红了裤子,进厕所时男生们都围着门口吹口哨,还一直盯着我的腿,大声讨论着“怎么辨别处女”这件事。

反正后面不知道怎么传的,大家都说只要花10块钱就可以摸我一下,走在学校,连不认识的人都对我指指点点点。

男生对我的“特别照顾”,反而引起了一些女生的不满,班级里有个女生喜欢带头欺负我的男生,所以有一次放学后,我被堵到了巷子里。

女生们用最伤人的语言一直攻击我,说我装纯,说我心机重,要不是有车子经过按喇叭,我一定会被打。

看着车灯在我面前晃过,我真的很想抱着她们一起被车撞死。

回家后我和我爸说有女生欺负我,我爸只说了句“告诉老师了吗?”就没了下文,他太忙了,毕竟最近刚交了一个女朋友。

初一下学期的时候,也许是压力太大,我得了水痘需要回家休养半个月。

那半个月真的是我初中生涯里最快乐的半个月,每天在家里看看书,听听周杰伦的新歌,没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也没有人欺负我。

病好后回到学校,我发现带头欺负的那个男生S,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没过几天,我放学后被他堵在教室,他说他喜欢我,要我做他女朋友。我当时只觉得恐惧,没有半点惊喜,看着他身边一群兄弟们,我答应了。

和S在一起后,我发现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大家看我的眼神甚至充满了畏惧,我莫名很享受这个感觉。

当然堕落的速度也很快,从原本的乖乖女,到后面学会抽烟、逃课、去KTV、泡网吧。

我常常会和他放学后在教室接吻拥抱,那时候我天真的以为这就是爱情

初二的时候,我已经成为了大家嘴中的大姐大,感情里也从被动顺从者变成了主动讨好者。

因为我发现只要我一和S吵架闹分手,身边就会有人开始欺负我,那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其实没有一点地位,我所有的安全感都来自他。

在一次KTV的聚会中,我俩喝多了,并发生了关系,我变得越来越离不开他,为了让他更爱我,我会故意自残引起他的注意,甚至会去警告每一个靠近他的女生。

是不是很讽刺?我从一个被霸凌的人,变成了现在警告别人的人。

初三的时候我们班转来一个外地男生,戴着眼镜,校服拉链拉的很高,很乖很老实。

老师让他上台自我介绍时,他低着头说自己来自别的学习,之所以转学,是因为在以前的学校和同学们相处不太愉快,大家常常会欺负我....

当时听到他的话时,我脑海中一下闪过了自己的样子,也许是不想回忆和面对自己的过去,我对他有了一种弱者真可悲的想法。

我和朋友说,这人真是没脑子,自己被欺负还自己把事说出来,不是明摆着让大家欺负他吗?

没多久,这个男生就成了班上的“解气筒”,谁不高兴都可以冲他的脑门打一巴掌。

有一次,“解气筒”被打急了,竟然当着大家的面,扇了自己一巴掌,哭着说:“你们不就是想打我吗?我自己打自己还不行吗?”

当时我和S正与其他人在聊天,S笑着走过去,直接扇了那个男孩几巴掌,然后对着“解气筒”说“现在我不动,你打我”。

“解气筒”盯着地面,没反应过来。S又劈头盖脸打了他几下:“你来打我啊!”“解气筒”还是没动。

S轻蔑地笑了,他冲着围观的同学耸耸肩,大声说:“这个人没救喽。”

那以后没多久,我也开始把“解气筒”拽进女厕所,手脚并用的打他,还会和别的女生一起扇女同学的耳光,也围观过几次此类事件,内心满是嘲讽和得意。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谁能想到,一年之前,我自己还是另一个“解气筒”呢?

中考结束后,我考得很不好,我爸去外地做生意,顺便也帮我办理了转学。而我的初恋男友连中考都没考就走了,要和他哥去外地打工,我俩很自然的分了手。

上了高中后,我认识了新的朋友,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有了之前的经历,我没那么软弱了,也没有人再敢欺负我。

高二时我暗恋了一个男生,他篮球打的很好,成绩也不错,好多女生喜欢她,和那些女生相比,我觉得自己不配。

这份喜欢我在心里放了很久,高三毕业的那个谢师宴上,我看着他在台上唱歌,灯光打在他身上,我很想上去告诉他,我喜欢你。

但是我发现自己没有勇气去争取这样干净美好的男生了,我要如何告诉他我的过去?

再后来上大学,工作,我就没谈过几段幸福的恋爱,要么就是别人和我一告白,我就畏缩。

要么就是一说到结婚我就沉默,说到底,我很不自信,更不相信好运会降临到我头上....

文中的女生八字身弱财重,天干财星破印,所以父母不和,从小离异,因为得到不照顾,导致她天生安全感就非常差。

原局全靠地支戌土制水,但14岁之前走乙亥大运,财太重,生官杀,性格自卑,不懂反抗。

13岁初一时,正处于亥运亥年,身弱到极致,原本小学只是被言语暴力,上初中后直接升级为行为霸凌。

14岁初二,戌运子年(大运从财运换到比劫运),开始习惯被霸凌的生活,并从恋爱关系中找到了自我麻痹的平衡点。

15岁初三,戌运丑年,比劫呈现逆转的趋势,在确定自己不会受伤害后,主动寻找更弱小的目标,把之前收到的不公加倍的施加给别人。

她本人在这个阶段,其实也得了心理学上说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如果非要从八字的角度来解释哪些人容易被霸凌,那就是财官重的人更容易被霸凌者盯上,尤其是财重没比劫,或者大运没走好的。(需要结合全局和大运)

官杀的孩子通常听话,道德观强,是非观念重,他们不会主动去招惹别人。

财重的孩子其实有点偏向“讨好型人格”,也不会轻易的得罪别人。

因此这两种道法结合还没比劫的孩子,就很容易被人盯上,也很容易替人背锅。

如果再加上家庭氛围不好,很多事情就会放在心里默默消化。

今天的这篇文章故事很长,细节也很多,我们和这个女生了解情况用了近3天,原本以为她不会同意把自己的故事发出来。

但她说这事已经过去十年,虽然是回忆里的一根刺,可总归要面对。

希望大家看到这个她的经历后多多关注校园霸凌,关注青少年的心理和家庭问题,因为每一个霸凌别人和被霸凌的人,背后都有一个失败的家庭。

当被霸凌的人处于极度压迫的环境中,他们会很渴望有人解救来他们,所以文中的女生在收到霸凌她的男生告白后,出现了“向攻击者认同”的心理现象。

这不是爱,是顺从,是屈服。

一份名为《看见校园霸凌》的调查报告显示,3万6千多名受访者中,超过一半的人曾经历过霸凌。

其中1/4的人欺负过别人,绝大多数也被别人欺负过。

40.83%的被霸凌者选择了彻底放弃学业,过半的人选择转学或短期不来上学,也有人,没办法再对这个世界抱着期望活下去。

我们的文化让我们对沉默习以为常,也正是这些,才让受害者的伤口更难以愈合。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中,无法接受老师恶行的房思琪,拼命说服自己:“我不能光喜欢老师,我要爱上老师,为爱的人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也许时间会慢慢淡去被伤害的记忆,但谁都知道,被伤害过,就永远不会有真正的和解。

霸凌的过程是长期而缓慢进行的,是试探性的,他欺负你一次,你没反应,他就会继续更严重的欺负你第二次、第三次。

面对施暴者,我们不应该妥协顺从,除了反击,父母的支持则是最好的力量。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仅供参考,希望对您有帮助!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

友情链接:910-407-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