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李文亮所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书记院长的面相分析

来源:相术2020-03-11 19:40作者:威博

3月9日上午,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退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66岁。朱和平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第四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也是该医院眼科去世的第三人。此前,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医师江学庆、眼科主任医师梅仲明,分别于2月7日、3月1日和3月3日殉职。

目前,武汉市中心医院还有四名医生病危。他们分别是,消化内科专家王萍,泌尿外科专家胡卫锋,心胸外科专家易凡,以及伦理委员会的刘励。

根据中国新闻周刊在2月中旬的报道,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员工中,达到临床确诊标准已达230多人,其中130人住院,100多人居家隔离。

问题来了,中心医院的感染情况为何如此严重?

去年12月,急诊科主任艾芬先后接诊了两名新冠患者,第二名患者的化验单上有SARS高度置信的阳性指标,让艾芬引起了警觉,上报了医院,也发给了自己的同学。

当天下午,李文亮从未知渠道获得了这篇检测报告,并发在群里。这正是让他被定性为造谣的那篇检测报告。

1月1日,随着发热门诊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病人,急诊科主任艾芬再次报告希望引起重视,避免医护人员被感染。

然而,当晚等待艾芬的是中心医院监察科的约谈指令。

第二天,她被批评为“没有原则,造谣生事,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

院方要求艾芬回去向科室200多人一个个口头传达,不能发微信、短信,只能面聊或电话,不许说有关肺炎的任何事情,“连自己老公都不能说"。

就这样,院领导不但没有要求医生们做好防护,反而不许医生们公开谈论病情,文字图片都被禁止。

有内部人士供料“医院所有职工的微信号都被监控”,“领导决定一切。”

急诊科主任艾芬作为一个教授,一个硕士导师,是真正的专家,有着极强的专业敏感度,行为无可指摘。而指责她的领导呢?

先看院长,武汉市中心医院院长彭义香虽然是临床本科出身,但是在其毕业之后就和临床工作没有关系。工作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长期做教育行政工作。

从照片看,此人有个特点,鼻歪(不严重)口斜。

鼻歪口斜未必都是天生。

面相八字不一样,八字不会变,而面相会变。

我研究生毕业后,曾短暂地在某中外合作的学院做过销售工作。

销售嘛,碰到客户问的很多不利的问题,难免要说谎。

我实在说不来谎,碰到这些问题,不愿说谎,又不能实话实说,就只能回避。

领导就很不满,说我回答问题飘忽。他甚至很明确地说,回答要斩钉截铁,就算是说谎也无所谓。

我问:万一以后客户找来对质呢?

领导说:只要一口咬定从没说过这些话,是客户听错了。

领导补充:当然也有我们惹不起的客户,毕竟能交得起我们学费的很多也是社会精英。所以客户一进来就要他们填张表,摸清他们的社会关系,特别是有没有当官的。

这种工作,我实在做不了,很快就离开了。

有一位和我同时进去的复旦毕业的小姑娘却坚持了下来。

一年后,我再碰到她,惊奇的发现她的嘴歪了!

曾国藩有个相人口诀:“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诚不我欺!

再回到武汉市中心医院。这两年体制又变了,不再是院长负责制,而是书记管一切。

武汉市中心医院现任书记叫蔡莉,是一位女性。

根据一位急诊外科医生说法,彭院长虽然工作经验不行,但好歹是医疗系统出身,然而蔡莉是卫生局系统的官员出身,和一线的差距拉得更远,也不清楚一所医院的运作方式。

一名急诊科医生说,蔡莉视察急诊科时候,因为冬季外伤患者少,就要求把冬季较多的呼吸科病人拉过来,没有人敢违抗。

在命令执行下去的三年当中,制造了大量呼吸病人和外伤病人的交叉感染,骨折治好,得了肺炎的现象并不罕见。

我们且看看,这个指导内行的外行蔡书记的面相。

这位蔡书记可比彭院长面相好。

从相片看,其耳高过眉。这是聪明的面相。

颧骨高,掌权之相。

彭院长鼻孔朝天,而蔡书记鼻相就好得多。

最重要的是,蔡书记长了一张官僚的扑克脸(Poker Face)。

这种僵化严肃的脸型,让人看不出其中的喜怒哀乐表情变化,成了官场最好的保护色。

相对而言,彭院长修炼还没到家,脸上还挂着学院的书生气。

但蔡书记嘴也不行,嘴唇削薄,且嘴角呈覆舟型。

上面这张照片,是2019年12月27日,武汉市副市长陈邂馨来武汉市中心医院出席武汉健康云(健康武汉App3.0)发布上线仪式时,蔡书记的照片。

而同时出席的武汉市卫健委党委书记、主任张红星更是连眼睛都斜了。

有媒体报导:急诊科主任艾芬被批评时,谈话的领导曾说:“我们出去开会都抬不起头,某某某主任批评我们医院那个艾芬,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你是专业人士,怎么能够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

这个某某某就是上面这位张红星吧。

不在一线的非专业人士批评奋战在一线的专业人士造谣,批评得理直气壮!

其实,追究个人罪责已在其次,没有张主任、蔡书记、彭院长,一样会有李主任、王书记、赵院长,所作所为一模一样。即便时光倒流,也无可更改。所以,我们要追问的是,是什么样的制度让这些行政体系内混得风生水起的钻营之徒,来对奋战一线救死扶伤的饱学之士颐指气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