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风水罗盘须知、略论罗经起源与形成

来源:风水2020-04-27 16:41作者:周庄狂鹤

市面上讲风水罗盘(经)的书很多,加上没有刊号的恐不下百余种,但内容大同小异。很多所谓的罗经秘笈、内部资料等,大都复制粘贴了《青囊奥语》《罗经解定》《罗经透解》《罗经指南拨雾集》等有参考价值的古籍。

其本质区别,只不过是谋篇章节与表达方式不同罢了。有些讲罗盘的书,竟然将指南针与指南车混为一谈;也有考证罗经起源的,搞不清司南磁石指向原理的;更有甚者,不知罗经正针(地盘)与缝针(天盘)之先后;特别是那些个不愿下功夫考证,又想靠篡改罗经古籍卖书的“奇人异士”,简直太气人,他们竟然“开宗立派”,大放厥词。长此以往,杨曾郭廖之古法确有作古之嫌。

近来,笔者闲坐小窗阅罗经有重大发现,讲罗经的书大都注重用法,却极少关心其起源与形成过程。正因如此,“罗经解定”虽解而未定,“罗经透解”也是解而不透。所以,只有从源头上探究问题,才能最大限度地接近罗经原旨。

指南针与指南车没关系

风水罗盘自然有不同的形制,但不论三合盘或三元盘,不论金锁盘或奇门盘,不论是定制木盘或是新式盘,无一例外,都要用指南针定方位,所以安装磁针,也成为了制作风水罗盘的核心技术。罗经天池内有一条红线或黑线指向南北,这条线就是“子午线”,拨动转盘让子午线归位,便可定南北。方位确定了,天干地支八卦的空间体系就定了,构建了空间体系,干支与节气对应的时间体系就有所依附。如此,罗盘就将天文与地文纳于一体,所以说罗盘包罗万象、经纬天地,又因为罗盘所勘察的是人文,又说它中通人和,以利万事。天文、地文、人文能否有机统一,全系于一枚小小的磁针。

那指南针何时应用于罗盘呢?王道亨等认为:罗经之制,轩辕创其始,周公尊其法,指南针方位分定。然后排先天十二支,八干与四维[1]。周公用指南针定方位的说法是否可靠,这就要从指南针起源说起。

按照王道亨的说法,西周初期人们就已开始用指南针定向。支撑这一说法的的理论,即是将指南针与指南车混为一谈,说指南车就运用了指南针原理。文献记载,20世纪初,国内外学者开始着手研究指南针,一些学者误以为指南针的前身为“指南车”,许多关于风水罗盘的书籍,也没考证指南车的运作原理,仍旧照搬指南针最先应用于指南车的说法。

如《精解中国罗盘36层》(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中国罗盘秘笈全书》(线装书局)、《如何看罗盘》等一些注解罗经的书籍,他们之所以混淆,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先秦文献中提到“指南车”,如黄帝战蚩尤就借用了指南车,且指南车与南针一字之差;二是指南针与指南车的目的一致,都是为了定向[2]。就定向原理而言,又有两种说法:一说指南车实现方向指辨依靠的不是磁性,而是利用机械互相传动的原理;另一说,既然指南车在造于汉之前,所以它靠机械传动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靠测日影(立标杆)而指南的[3]。

可问题是学者们提出的立标杆指南的实验并不完善,以此立论,显然有些牵强。直到2016年,《新京报》刊登“国博藏“司南”复原件误解历史?”一文,才结束了这场争论。文章称:“国家博物馆根据《三国志》注引《魏略》和《宋史舆服志》所载造法复制的指南车模型。它的机械原理是利用齿轮的传动作用,在车子改变方向时前辕随之转动,后辕绳索提落,变换齿轮系的组合,使车上木人保持既定方向。但车轮的旋转要有一定规律;必须是以一个车轮为中心,另一个车轮为半径的就地旋转,才能使木人所指不误”[4]。

换句话说,指南车运行靠齿轮的传动作用,与指南车真的没关系。此结论得证后,《罗经指南拨雾集》(华龄出版社)、《罗盘详解》(中央编译出版社)等书籍及时修正了指南针的起讫时间。本世纪初,注解罗盘的诸多书籍不再纠缠这一问题。至此,罗经与指南车撇清了关系。

司南磁勺就是指南针的前身

既然罗经的磁针与指南车无关,自然而然司南磁勺成了其起源之焦点。有关磁石的大量记载中,就有司南磁勺指南之说。人教版(2016教育部审定)历史教科书称:“中国很早就认识到磁石指南的特性,战国时人们利用磁石做成指南工具,称为‘司南’。”其实,磁石的记载始见于公元前7世纪前后,战国时期从事占星、筮算的方士们就利用磁石设计出了多种方术。秦代方士提出了磁石门方案,进一步博得秦统治者的信任。西汉方士为汉武帝表演斗棋,一时获得了荣宠;秦汉以来,方士将各种方术与儒家学说相结合,与风水、丧葬等礼俗文化等结合。在此过程中,不断积累知识,发现了磁性指向技术,司南就是其一,然而司南体较为笨拙,不便于随身携带,经过改良,方士们还发明了更好用的罗盘指南针,逐渐成了方士和风水先生的必备工具。

说到指南针的起源,首先要明确的是,天然磁石(磁石勺)在何时成功应用;其次,确定磁石勺被磁针代替的时间也很关键。然磁针的起源存在“秦汉磁石勺说”和“唐末磁针说”两种观点。历史教科书参照了《韩非子·有度篇》所载:“先王立司南以端朝夕。”之说。东汉王充在《论衡·是应篇》补充道:“司南之杓,投之于地,其柢指南。”但指南针起源秦汉的说法,又有不同的观点。

先有历史学家张荫麟提出指向器说,再有如何确定古书记载的“司南”究竟是不是磁性指向装置之质疑。文献记载,20世纪四五十年代,一批学者开始试着复原司南,王振铎先生就是代表人物之一[5]。王振铎复原司南还参考了汉代地盘的形状,在铜地盘上放置一个有磁性的勺,构成了司南的造型,其形制与安徽汝阴侯墓出土的汉代术家用于占卜的式盘一致,地盘内圆外方,中心圆面下凹。可遗憾的是,王振铎制作的司南磁勺柢(柄)并非每次指向南方。一石激起千层浪,很科普爱好者开始对“司南”复原件质疑。言外之意,磁石勺能不能定向还是个问题。 对罗盘磁石勺能否定向的诸多质疑中,最值得一提的当属“杓”“酌”之辩。学者孙机认为:在更古的北平历史博物馆旧藏残宋本《论衡》中,“司南之杓”应该是“司南之酌”。“‘酌’的意思是行、用之意,为动词。因此“司南之酌,投之于地,其柢指南。”应解释为:“司南车之使用,放置在地上,它的横杆就指向南方之意。通行本中作为王先生(王振铎)立论之基础的‘杓’,其实是一个误字。”

顺着孙机的思维,学者闻人军发现日本宫内厅书陵部所藏《论衡》宋光宗刻本残卷,“司南之杓”也作“司南之酌”。以此,闻人军将“酌”与酒器(爵或勺)联系起来,并认为“酌”与勺相通。“司南之酌”其实就是“司南酌”。而且,闻人军亲自作实验证明:“司南实际上是一种漂浮装置,是后世的水罗盘的雏形。”[6]。

虽说“杓”与“酌”一字之差,但得出的结论却截然不同。闻人军所说的水罗盘也是罗盘的一种,水罗盘最早见于宋徽宗宣和年间朱彧所著的《萍洲可谈》一书,书上说:“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这段文字介绍了水罗盘的功用,水罗盘从诞生之日起一直使用到明代,直到明嘉靖年间被一种支轴式的航海罗盘代替[7]。

水罗盘在使用时,要配合可定方位的磁盘(风水罗盘地盘24山),这也间接的说明风水罗盘在宋代已有应用。既然水罗盘不能单独使用,那么以“酌”代“杓”说法就有待商榷,笔者透过知网、维普网等学术网数据库了解到,复原司南汉式的研究工作仍在继续,且取得了可观的好成绩。

磁石勺能否指南,人工磁针起于何时

原来,为了弄清这一问题,中科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一直保留着“用科学实验方法研究古代指南针”这项重要课题。这项课题的重要研究内容之一,就是验证磁石勺能否指南[8]。课题负责人黄兴指出,磁石勺能够指南,而且效果不一般。实际上,想要制作磁石勺,需要得有性能良好的磁石原料,这一点是其他人未能成功的主要原因。不仅对于今天的研究者如此,对于古人有同样的问题。磁石是勘探铁矿的显著表示,因此易开采的磁石资源消耗很快。黄兴认为,磁石逐渐稀缺也可能是磁针式指南针出现的原因之一。

那为什么古人会把天然磁石制成勺状?原来,从力学角度来看,勺底球型会把滑动摩擦变成滚动摩擦,摩擦力显著减小;而且重心较低,不易倾斜。勺柄则增加了勺体的转动惯量,可以让勺体晃动更长时间来完成指向,“最适合的造型就是勺型。”从出土的汉代式盘来看,勺形与北斗之杓不无关联,而且,司南周布28星宿。因此,司南与天文历法的关系,也不容忽视。罗经者,顾名思义包罗万象、经天纬地,司南之杓(勺)也可从天文历法的角度推开一扇窗户。

天然磁勺指南的研究基本上定论,然天然磁针的研究依旧在路上。沈括《梦溪笔谈》所载缕悬式磁针的复原工作已见成效。笔者了解到, 徽州的休宁县万安镇的吴氏家族(罗盘世家)依照《梦溪笔谈》的记载,正在复原缕悬式磁针。可以肯定的是,北宋初期人们发现了人工磁化法,用天然磁石摩擦钢针,制出了指南针。今天我们在市面上所见到的风水罗盘指南针,绝大多数是人工磁化的磁针。

此外,《梦溪笔谈》中记载与验证了磁针“常微偏东,不全南也”的磁偏角现象。《新奇的吸引力》一书对磁偏角现象作了补释。《新奇的吸引力》指出:“各个地方的磁偏角不同,而且,由于磁极也处在运动之中,某一地点磁偏角会随时间而改变。”所以在使用风水罗盘时要适时适地校对磁偏角,最好结合地质罗盘使用,减少磁针误差。

总起来,“秦汉磁石勺说”和“唐末磁针说”为研究风水罗盘夯实了理论基础。司南磁勺无疑是风水罗盘之前身。不过流通书市的罗盘渊源,仍有争议。虽说东汉、六朝占卜用二十四分位的六壬盘已有出土实物[9],但山东曲阜的孔府、江西龙虎山的天师府、唐朝大明宫等作为阳宅典范,都没有应用风水罗盘堪舆布局。更多精彩搜公众号,中国风水研究会。因此有人推断,唐朝之前没有风水罗盘;更有甚者,他们认为,嘉靖年间支轴式为最早的风水罗盘。然据杨公的《青囊奥语》:“颠颠倒,二十四山有珠宝;倒倒颠,二十四山有火坑”之语,有人推断唐朝末年风水罗盘就有了穿山与透地两盘,再到宋代,赖布衣创设中针(人盘),天地人三盘得以完善。后经演变,风水罗盘多达数十层。

在风水罗盘使用之前,人们用土圭、日晷定向,或借助北斗或其它星宿的运行轨迹定向。见于《诗经》的公刘迁豳,见于《周礼》的土圭定向原理解读,见于《鹖冠子》的北斗位移定时等,都是很好的例证。

据地书记载,周公卜洛,三国管辂相毋丘俭墓,晋代郭璞相温州城等都没有使用罗经定向。大致于唐末,三合风水始以罗经天盘(缝针)测水,众所周知,缝针就应用了日影定向原理,所以说,追本溯源、探赜索隐,先有未置入罗经的天盘24山,再有司南磁勺与28星宿的结合,东汉司南(出土六壬盘)算是风水罗盘之雏形。唐朝末年杨公及其弟子曾文辿等完善了罗经,穿山透地得以传世[10]。宋元时期,罗经内容逐步完善;明清时,罗盘又添加了许多新层次,《罗经顶门针》、《钦定协纪辨方书》就是很好的例证;到了清康熙年间,一些民间艺人开始制作罗盘,并将其推广于市。

参考文献:

1.王道亨:《罗经透解》,中州古籍出版社,1999年5月第一版。

2.刘辛味:《“司南”不一定是勺,但勺能指南》,《科技生活》2019年第1期。

3.刘秉正:《指南针是汉代发明的吗》,东北师大学报,1987年02期。

4.李健亚:《国博藏“司南”复原件误解历史?》,新京报,2006年1月10日。

5.李强:《关于王振铎复原司南的思路兼与孙机同志商榷关于王振铎复原司南的思路兼与孙机同志商榷》,《华夏文明》,2016年14期。

6.闻人军:《原始水浮指南针的发明——“瓢针司南酌”之发现》,《自然科学史研究》 2015年04期。

7.荣亮:《浮针辨四维——航海罗盘演进史》,《大众考古》,2019年05期。

8.黄兴:《中国指南针史研究文献综述》,《自然辩证法通讯》,2017年01期。

9.程建军:《中国罗盘详解》,中央编译出版社。

10.张心言:《地理辩证疏》,中医古籍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