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龙脉风水图解

来源:风水2020-04-22 16:53作者:雷门易

龙脉风水,大家最耳熟能详的应该就是中国三大龙脉,以及那几个知名龙穴:北干龙的北京,中干龙的西安、洛阳,南干龙的南京、杭州。

北京、西安、洛阳、南京,我们或多或少都聊了点,但离上海最近的杭州,倒还真没下过多少笔墨,有点对不起经常催我们写杭州的朋友,主要原因是近几年我们没去杭州好好看过,不敢乱写。

不过,半个月前和小米“下江南”,去了杭州,即便还处在疫情笼罩下,也能清晰感觉到杭州与几年前大不相同。趁这次机会,就把欠大家很久的杭州给补上吧。

说起来,近些年杭州真的“膨胀”了,这应该是全国人都能感受到的。

之前提到杭州,第一印象就是西湖与美女、白素贞与法海,好像也就仅此而已,甚至有点小破。

现在提起杭州,第一印象是西湖与美女、花呗与马云,当然后面还有一连串的东西,G20、亚运会、互联网、创业、阿里巴巴、网易……

以前说杭州是上海的后花园,现在隐隐有另一种声音——上海是杭州的后花园。

当然,谁是谁的后花园不是重点,重点是:杭州在人们眼中,俨然与北上广这样的超级城市相差无几了。更细思极恐的是,这变化似乎也就发生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里。

什么样的底蕴,什么样的布局,才能如此飞黄腾达?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杭州的猫腻。

1.群龙盘踞杭州城 杭州的山龙可以用一个词形容——头皮发麻。

浙江自古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说,山地、丘陵面积占比74.63%,平地20.32%,河流和湖泊占5.05%。

浙江大片区域都落在江南丘陵,山很多,而杭州则是丘陵区向平原区的过渡区,丘陵山脉落入平阳地。

这种山区过渡到平原,会导致一种附带风水效应——龙脉扎堆结穴。

杭州的龙脉多,龙穴也多。不过追本溯源,主要是分为南北两股。

杭州北龙与上海一样,起祖于黄山。 中国三大干龙,远祖都在昆仑,南龙到黄山再起廉贞高峰,形成龙殿,然后余脉分下四方。从昆仑到黄山,一路剥离转换,龙脉脱去了煞气,因此黄山余脉秀气流转,山峦秀美。

黄山龙脉又起祖,一部分入了江西,一部分入了安徽。(江西是中国地图册上唯一用人杰地灵来形容的省份,王安石、欧阳修等层出不穷。安徽的龙川、绩溪等地也出了众多国家领导人) 其余的一路从西南向东北,到了天目山山脉,此山脉因东西两峰顶上各有一池,长年不枯,故称“天目”。

天目山

天目山开障立屏,分出南北两支龙。

一支经过莫干山,从湖州潜入地下,山龙化做平阳龙,过中峡,初结松江,这便是上海龙脉的源头。 另外一支从天目山往南,天女散花,化为十数条龙脉落入临安,这就是杭州北龙。

杭州北龙主脉遇钱塘江龙水而东转,而后结龙穴于西湖,余气不止,潜入地下,于杭州“半山”再抬头,进入余杭区,最终化为平阳龙。 杭州南龙则出自千岛湖以南,从怀玉山、三清山到龙门山脉再到钱塘江以南山脉,进入萧山区、滨江区。

南北两股山龙脉罩着,十数条龙子龙孙趴在窝里,杭州简直是老天的宠儿。

而杭州众多龙穴中,最重要的就是举世皆知的西湖。

西湖——不但有龙井,还是龙穴,还是一颗“龙珠”。

杭州北龙主脉从临安南、富春北之间的群山游过,来到西湖,山脉走势形成一个“灵龟衔珠”的风水局,西湖就是这颗“明珠”。

又因为灵龟衔珠位于杭州的坤位与兑位,坤为女主、兑为少女,与女性非常来电,杭州自来是美女之乡,千年不衰,不是没道理的。

2.九曲钱塘水 杭州的水龙之力,十成中九成出自钱塘江。 钱塘江源头在浙、皖、赣边境的莲花尖(又说是安徽休宁县龙溪),经过安徽南部后进入浙江省,流经整个浙江后从杭州湾入东海。 钱塘江水龙在安徽、江西都不显山不露水,但经过千岛湖后水势陡然增大,走位也越发风骚,弯弯绕绕流向杭州湾,其形态是水龙中最上等的九曲有情水。

此外,钱塘水龙在上游富春江段有桐洲岛、新沙岛等江中岛,这种岛在风水上称作“罗星”。

罗星,可以理解成水龙肚里的“寄生虫”,当然,这寄生虫对人来说是无害且有利的。

“关拦之山作水口,必有罗星在水间。大河之中有砥柱,江川之口生滟灏,大姑小姑彭蠡前,采石金山作门户……大关大锁龙千里,定有罗星横截气,截住江河不许流,关住不知多少地。”

撼龙经》 罗星立于水口,能防止龙气急泄,也就是留住龙气。“凡为佳城佳地,水流中必有罗星”,罗星存在与否,是龙脉风水局好坏吉凶的判断标准之一。 钱塘江水龙的三处罗星,外形皆若莲花花瓣,尤其难得。

三重罗星减缓的龙气,不论是在罗星上游还是下游,都有兴旺加持的作用。

我国许多地方有在罗星上建阁立庙的习惯,比如湖北鄂州的观音阁,四川邛崃的回澜塔等,都是镇江镇河的神器。

不过,钱塘江的罗星上没有建造类似的东西……

因为杭州把这些玩意都建到主城区去了。

3.七宝镇钱塘

在此先补充一下,钱塘江水龙虽然十分重要,但它却并不温驯。

历史上钱塘江水患颇为严重,尤其是钱塘江潮。虽然现在有美女坝等大坝挡着,江潮成了一道景观,但在古代却动不动就是灾难,化身怒龙、肆意侵略的事件多了去了。

北宋开宝三年(970年),吴越王钱弘淑听从延寿、赞宁两禅师建议,在西湖旁兴建九级高塔以镇江潮,取佛教六种规约,命塔名为六和塔;

六和塔 在六和塔之前的北宋乾德三年(965),杭州玉皇山南麓还建有天龙寺,内有佛教七宝琉璃佛墙,寺内还有东、中、西三龛佛像,分别是水月观音、弥勒佛和阿弥陀佛,坐镇江边。

可惜天龙寺后来在战乱中数次被毁,如今只剩造像。

天龙寺造像 天龙寺旁,还有八卦田。

八卦田表面上说是,南宋皇帝为尊重农事和祈祷丰收,开辟八卦田并象征性地耕种一番,以祭先农。但田分九宫八卦,必定是有强大的镇气、化煞作用。

《西湖游览志》记载:“南山胜迹中有宋藉田,在天龙寺下,中阜规圆,环以沟塍,作八卦状,俗称九宫八卦田,至今不紊。” 现在钱塘江两岸,又新添了几处“镇器”。

钱塘江北岸,杭州大剧院与洲际酒店组成日月阴阳图。

左/杭州洲际酒店 右/杭州大剧院

远处还有“天圆地方、六合归一”的杭州市民中心(也是现在杭州ZF所在),与阴阳图互为呼应。

外方内圆,六楼并立

这三者在江北形成镇江大阵,同时还能收化钱塘水龙之气,哺育上城区与江干区。

隔江相望的杭州奥体馆与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外形是肉眼可辨的莲花。

莲花为佛教八宝之一,也是道教仙花,两个莲花宝座便如两个“三坛海会大神”,东海龙太子来了也得抖三抖,何况江龙。

杭州亚运会奥体中心和主体育馆

位于萧山的中国水利博物馆,作为2005年开工、2010年竣工的现代建筑,外形构造是宝塔,而且是十三重檐宝塔。

处在这个特殊位置的宝塔,不消说,又是老生常谈的“宝塔镇河口”。与六和塔一东一西,遥相呼应。

萧山中国水利博物馆

宝塔内部还供着一尊金龙大印。

印,在风水中也是镇气化煞的神器,再回头看看,杭州钱塘江两岸汇聚了:宝塔、八卦、莲花、天地、阴阳、印玺……

宝地,真是宝地呀,敖广听了要流泪,敖丙听了要抡锤

4.“铁锁横江”

虽然杭州新的镇器不少,但实际上如今杭州对钱塘江的利用,侧重点已经从“镇”变成了“收化”

江河龙气的尽头都是入海,水龙入海之时也会带走龙气。

常言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龙气如此重要,留住一分便赚一分。因此,但凡入海处,若有朝山阻住龙气泄走,那便是最天然的好风水局。

钱塘江入海处是如同大喇叭口的杭州湾。杭州湾明堂辽阔,朝山遍布,舟山群岛星罗棋布,便是杭州湾的天然朝山。

钱塘水龙不能直接入东海,巨大龙气仍能盘桓在杭州湾里,绍兴、宁波、上海等地都因此受益匪浅。

坐拥钱塘水龙最黄金地段的杭州,若是任由磅礴的水龙之气散到杭州湾,未免太过可惜,故而改革开放之后,杭州对于钱塘江的利用更加频繁。 从1988年到2020年,30余年的时间里,钱塘江上新起了9座大桥,两条隧道,这也就形成了杭州现在十桥二隧的景象(还有几处隧道在2022年亚运会前也会建成)。

跨江大桥的风水作用主要是两点: ① 山龙过江 桥梁能贯通陆地山龙之气,不使山龙之气全部潜入地下,便能多加利用,如同上海黄浦江上的大桥与隧道,勾连浦东浦西龙气。 ② 锁江龙 相比山龙过江,锁江龙的作用更为重要。

钱塘江干龙流经杭州主城区,三弯四绕,对沿江几区的发展十分重要。座座大桥便如层层锁链,将水龙锁在杭州主城区。

杭州每造一座桥,每通一个隧道,就会更强大一番,近几年渐渐与北上广深拉近了步伐。 入海处的杭州湾里,新世纪的前十年里就多了两道桥,前面一条是杭州湾跨海大桥,兜住杭州湾喇叭口。

后一道是连接上海临港新区和舟山群岛的东海大桥,自此舟山群岛的北部“漏口”被全部堵上,钱塘江龙气算是被彻底困住。(东海大桥的最大受益者自然是上海南汇与奉贤)

此外,钱塘江这几十年里江岸线的变化明显。

钱塘江岸线变化图

上世纪60年代,钱塘江岸线破碎,龙气从江干区就开始散形,萧山区的岸线更是破碎不成样子,经过半个世纪的治理,2013年之后,江岸线基本稳定。 江道治理之后,水龙之气集中收束,江龙对上城区、江干区的割脚之势不复存在(1962年的上城、江干区岸线过直,势成“割脚煞”) 更重要的是,新河道在杭州营造了三处明显的水龙环抱之局,分别在滨江区、江干区和萧山区。

并且滨江、萧山二区的形态变成了倒元宝形,成了世间少有的聚气聚财之象。

5.龙生九子,子子不同 因为杭州山水龙脉多众多,龙穴也多,在中国所有城市中都是一等一的,杭州各区要么受山龙影响,要么受水龙影响。 山龙和水龙虽然都是龙,但也有些许区别(整体而论)。 山龙就像内功心法,讲究底蕴,内力深厚则大巧不工,发力也源源不绝。水龙就像外门剑法,发力快、准、狠、奇,往往有惊天奇效。 这点也体现在西湖、钱塘周边的各个区上。 西湖区、上城区以及下城区南部,坐拥西湖,受“灵龟衔珠”的山龙影响最大,灵气充足,底蕴厚重,大巧不工。

江干区,一方面受灵龟主龙脉的山龙余气影响,也受钱塘江水龙影响,内外兼修,既有“里子”,又有“面子”,ZF坐镇其中,内能持家,以钱江新城为代表的各种新城崛起,外能搞事。

萧山区,近些年受到钱塘江水龙照顾颇多,跃跃欲试,憋着劲一朝腾飞,便如他们的萧山国际机场一样。

滨江区则比较鸡贼,因为它身处灵龟主龙、钱塘江龙、杭州南山龙三条大龙的汇集之处,又是典型的江龙环抱,这些年也是疯狂掠夺海内外资源,各种创业基地,互联网巨头园区汇聚,如阿里巴巴滨江园区,网易等。

拱墅区与下城区比较特别,大部分地区表面上看着与山龙、水龙都八竿子打不着,但其实并非如此。 前面说了,杭州山龙主脉到西湖结穴,但余气不绝,又从“半山”隆起,而后进入余杭区。

而这股龙气潜龙入地之处,就是拱墅区和下城区,所以下城区和拱墅区,确切说是——“龙骑士区”。(下城区几乎整个区都在龙背上)

而且,二区虽少有钱塘江水龙的惠泽,却也有条比较别致的人工水龙脉——京杭大运河。

比如下城区南部,依靠西湖和大运河的灵气,武林广场和西湖文化广场为代表的武林商圈区域,可谓历朝历代的杭州之心,长盛不衰。

西湖文化广场

但是问题也有,比如远离西湖与大运河的下城区北部地区,以前与南部武林区域的差距有点大。不过近些年来又在大改造,而且冠以“武林新城”的名头,这意思就很明显了,想要用“武林”的气运加持北部地区。

那到底能不能成呢?这主要看新布局能否勾动地脉龙气,或者说,能不能再打造出如同“京杭运河”那种人工水龙,使得北部地区的生气延绵不绝。